自蝙蝠侠1939年在《侦探漫画》上诞生,至今已过去了73个年头,这位不老的韦恩少爷,还在用他那凡人的身体,对抗一个个变态到极致的犯罪天才。在1989年《蝙蝠侠》被蒂姆·伯顿首次搬上大银幕之前,还有1966年的电视剧版以及1992年的动画版,蝙蝠侠的人气几起几落,曾被当做“超人”的竞争对手,也曾被当做是“教坏青少年”的不良读物。

1989年,DC公司除超人之外另一风靡世界的漫画《蝙蝠侠》终于被搬上银幕。第一个操起摄像机改编的,是以“黑暗哥特风格”独创影坛的蒂姆·伯顿,这与蝙蝠侠设定的故事环境非常契合。伯顿用他惯常的超现实手法缔造了一个黑暗不见天日的哥谭市。《蝙蝠侠》这部影片也成为了当年最成功的商业电影,创造了伯顿作品的票房记录,全美票房达到2.51亿美元,并获次年奥斯卡最佳美术指导奖。

第一任蝙蝠侠由迈克尔·基顿主演,而杰克·尼克尔森饰演的小丑完美演绎了“令人恐怖的癫狂”,足以载入表演教科书。直到《黑暗骑士》中希斯·莱杰再度挑战小丑一角,才让这个经典反派重焕生命力。该片从此奠定了蒂姆·波顿的美学走向,刚过而立之年的他还饰演了一个暴徒。

因为有了上一集的成功,伯顿此次对影片有了更多的自主权,于是观众在这一集中看到了更多的阴暗和诡异。影片如预期的火爆,虽仍属当年卖座影片,但拍摄过程和票房无法让华纳公司满意。比起蝙蝠侠韦恩少爷,几个反派和亦正亦邪的猫女更让人印象深刻。

本集中蝙蝠侠的对手是“企鹅人”奥斯瓦尔德,伯顿把一个被抛弃的怪胎如何成长为犯罪天才和野心家的历程刻画得细致入微。米歇尔·菲弗饰演的第一代猫女(如果不算电视版的朱莉·纽玛的话),可以说是整个《蝙蝠侠》系列里最具魄力的角色。性感而神秘的身体紧紧包裹在黑亮的PVC皮装里,高跟鞋和尾巴勾起男人的欲望,也隐藏着黑暗之中的危险。之后哈利·贝瑞曾在同名的“外传”中重新演绎,可惜差评如潮。今年的《黑暗骑士崛起》里,安妮·海瑟薇再度挑战该角色。

在《永远的蝙蝠侠》中,伯顿只担任了监制,导演换成了乔·舒马赫。比起前任,舒马赫加入了更多笑料,冲淡了伯顿的阴暗色彩,多了些阳光和青春的欢快。当然最主要的变化,还是蝙蝠侠从迈克尔·基顿换成了方·基默。

片中的反面角色同样有两个,毁了半边面容而仇恨蝙蝠侠的“双面人”,这个由汤米·李·琼斯饰演的人物,在《黑暗骑士》中又被诺兰再度阐释。此外,由金·凯利饰演的谜语客,则毫无保留地落入了无厘头的恶搞喜剧习惯中,疯狂的肢体和表情,每一寸肌肉都在演戏的他,无疑抢了蝙蝠侠的风头。双面人与谜语客联手搞破坏,大肆抢劫,并通过脑波装置大量吸收人们的脑能量,如动漫般处理得夸张滑稽。还在花瓶时期的妮可·基德曼也出现在这部影片中,饰演一个与蝙蝠侠陷入恋情的心理学家。不过没有多少观众还记得她,因为蝙蝠侠有了个真正的“伙伴”——罗宾,两位男英雄并肩作战,这份超友谊总让人浮想联翩。

小跟班罗宾正式升格为男二号,在上一集中的扮演者克里斯·奥唐纳颇受好评,得以留用。而蝙蝠侠则换成了凭借电视剧名气暴涨的乔治·克鲁尼。但明星的堆积反而遭遇惨败,本土票房才1亿,连成本都无法收回。《帝国》杂志在本世纪初曾把《蝙蝠侠与罗宾》评为十大烂片之首,巨星云集却老套混乱,还弄出了个性感的毒藤女(乌玛·瑟曼饰),三角恋离间蝙蝠侠与罗宾的“感情”,让不少漫迷们大为不满。

此集的大反派“急冻人”(施瓦辛格出演),另类的造型也算是一次突破,为了拯救昏迷的爱妻,他研制出急冻武器,足以把整个哥谭市都“冰封”起来。蝙蝠侠与罗宾最终像所有低龄动画一样将其“感化”。两大反派“急动人”和“毒藤女”的刻画比起前几部来浅白得多,而“蝙蝠女”的出现,让蝙蝠侠的队伍反败为胜,可惜多好的造型都被女演员拙劣的演技浪费了。除此之外整部影片对白愚蠢,情节可笑,克鲁尼也落得个“男花瓶”的外号。不过,该片的特效和服装也算是奇葩,还有个迄今为止最让漫迷们津津乐道的“创举”——克鲁尼的橡胶蝙蝠服上,居然设计了两个“”,不得不让人佩服舒马赫的怪口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