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蘇聯國民經濟的基本面。卡拉-穆爾扎認為蘇聯經濟並不像今天大眾傳媒所宣傳的那樣低效和缺乏競爭力。相反,很多產品在當時的國際市場上富有競爭力,為此他列舉了不同方面的數據加以佐証。

卡拉-穆爾扎考察了蘇聯投資指數、國民收入和零售貿易周轉額三個重要經濟指標在1940-1990年的變化動態,這三個指標共同顯示了投資、生產和消費的動態。他認為,從1956年戰后恢復時期之后開始,蘇聯計劃經濟的原則被無條件地貫徹執行——資本投資的增長超過了生產的增長,而生產的增長超過了消費的增長。這三個指標之間的平衡保証了蘇聯整個經濟體制的穩定發展。但是這一平衡在1989-1990年被破壞,當時消費增長迅速,而生產卻急劇下降。投資的增長速度在1990年停止,這以后經歷了長時間的大幅萎縮。90年代投資、生產和消費之間的平衡完全被破壞,卡拉-穆爾扎的結論是,在改革前,投資、生產和消費沒有顯示出任何危機征兆,相反在90年代的危機中,三者之間的平衡被嚴重破壞,並導致資本投資和固定基金被侵蝕,即發展被封鎖。

1950—1990年,蘇聯的工業始終如一地在發展,沒有出現任何危機。農業經濟由於集約化政策的實施而變得復雜,但是農業生產指標的搖擺主要與自然條件不穩定有關,到后期也沒有出現危機或者災難。農業生產總值在33年之內增長了2倍,如果對比1990—1998年農業生產總值下降了50%,這一發展速度相當不錯。農業生產水平直到最近幾年才達到1980年水平。

1950年蘇聯的石油開採量為5420萬噸,1985年達到85130萬噸,增長了15倍左右。卡拉-穆爾扎認為,這表明蘇聯和的石油天然氣綜合體既不是繼承於俄帝國,也不是得益於第一個五年計劃。這一綜合體幾乎完全是在1960—1980年這一極短的歷史時期內建立起來的。這表示,在改革前蘇聯經濟沒有任何危機,因為這一大規模的生產綜合體的建立是整個國民經濟的事業。在當代,很難想象可以建設如此大規模的工程。正是改革開始后,石油開採量開始迅速下降,實際危機才開始。而這一危機已經和蘇聯經濟沒有任何關系了。蘇聯的電力生產、水泥生產以及許多其他關鍵生產指標也能說明同樣的問題。

2.蘇聯經濟是否具有“原料出口導向性”。卡拉-穆爾扎研究了關於蘇聯經濟崩潰論的另一個附屬物,即蘇聯經濟的“原料出口導向性”。卡拉-穆爾扎認為,這種刻板思維都成了定式,好像正是因為蘇聯經濟具有“原料出口導向”的性質,今天的才備受折磨。梅德韋杰夫在2009年11月12日的國情咨文中說道,“蘇聯,很遺憾,是一個工業原料大國,不具備在后工業社會的競爭力……”。梅德韋杰夫認為,后蘇聯20年的改革試圖一步步克服似乎是蘇聯經濟特有的“原料依附”性,但沒有成功﹔“20年暴風驟雨的改革也沒能把我國從低下的原料依附狀態中解救出來”。

卡拉-穆爾扎認為,這一論斷被深信不疑,令人震驚,其錯誤在於沒能正確確定工業因素在蘇聯經濟中的分量。實際上當前落后的原料型經濟不是對歷史的繼承,而是改革的產物,是蘇聯經濟非工業化的結果。根據《1990年聯邦國民經濟年鑒》的統計,在聯邦1989年國民經濟部門出口的產品中,再加工產品佔聯邦出口商品的比例達到77%,其中機器制造和金屬加工為34%,而開採(原料)部門的比例為23%。聯邦2006年出口商品結構中,礦物產品、原木和原料佔出口商品的比例為70%,而機器、設備和運輸設備隻佔5.8%。

卡拉-穆爾扎認為,問題不僅表現在出口比例上,目前的整個經濟都依賴於出口(主要是原料出口)。比較一下1986年和2008年工業產品的出口總額和年度總額。1986年蘇聯工業產值為8360億盧布,而出口額為683億盧布,其中包括出口到資本主義國家的131億盧布。出口額隻相當於工業產品的1.6%。2008年的工業產值為14.6萬億盧布,而出口額為4710億美元或者14萬億盧布,隻比工業產值少一點。其中70%的出口產品是原材料。正是在近20年的改革期間,成為了原料出口大國。

從蘇聯是原料依附型國家這一論斷可以推出另一個結論,即蘇聯經濟的瓦解是因為美國在80年代壓低世界石油價格,蘇聯的外匯被掏空,在冷戰中投降。卡拉-穆爾扎認為這樣的說法荒誕不經,隻要統計一下蘇聯石油出口在國內生產總值和國民收入中所佔的比重就可以得出真相。根據蘇聯國家統計委員會的數據,1988年蘇聯總出口額為671億盧布,燃料和電力的出口佔總出口的比重為42.1%或者282億盧布,1988年蘇聯的國民生產總值為8750億盧布。這樣,燃料和電力的出口佔國民生產總值的比重為3.2%。而根據長期協議,其主要出口國(三分之二)是社會主義國家。顯然,石油出口的削減並不能導致蘇聯經濟的垮台。

2007年6月26日,歷史前景基金會在莫斯科大學召開的圓桌會議上作了有關《石油神化》的報告,其中對戰后時期的石油發展歷史有這樣的解釋:“50年代中期,當時埃及領導人伽馬爾·阿卜杜爾·納賽爾說服赫魯曉夫,需要打破阿拉伯的反動制度,因此必須低價大量拋售石油。但是實際中隻有伊拉克和敘利亞的體制被打破,可石油價格卻大幅下滑。結果就是德日奇跡的產生與蘇聯50-60年代低價拋售石油密切相關……這就是蘇聯決定推翻阿拉伯反動制度的結果。然后我們繼續坐在石油的針尖上,開始了軍事工業綜合體的發展模式。美國在1986年以前壓低了石油價格,蘇聯就成為了歷史。”為了甄別這種論斷,需要研究50年代蘇聯的石油開採情況。

1950年,世界石油開採總量大約為5.25億噸,而蘇聯的開採量為3800萬噸,大約為世界石油開採量的7%。在這樣的開採情況下蘇聯可以向世界市場“拋售”100—200萬噸,而這對於世界石油總量來說微不足道。說蘇聯能夠壓低世界石油價格則更為可笑。1960年蘇聯出口石油量為1780萬噸,佔蘇聯石油開採量的12%,但是其中三分之二的石油出口流向的不是自由市場,而是社會主義陣營國家。當時世界石油開採量已經達到10億噸。可悲的是,歷史學家不了解當時蘇聯的石油開採綜合體正在進行現代化,甚至到1980年蘇聯的石油開採達到歷史頂點的時候,蘇聯出口的礦物燃料和類似產品隻佔世界出口份額的5.4%。因此不論是赫魯曉夫,還是勃列日涅夫都不能壓低世界石油價格。

“坐在針尖上”的蘇聯在石油出口價格下滑之前因為出口石油而獲得的收入相當於每年人均46美元,而2008年出口石油獲得的收入相當於人均1697美元,是蘇聯時期的37倍還多,這才是真正的坐在針尖上,整個經濟因為石油價格而顫抖。1980—1988年蘇聯的出口,盡管石油價格波動,但是仍足以應對每年30億—70億盧布的貿易順差。況且國內的投資和居民的物質消費水平都在穩定增長。蘇聯經濟的自給自足性緣何就演變成為了原料依附性?

卡拉-穆爾扎認為對這段歷史的臆斷導致了嚴重的后果。直到現在,在對蘇聯國民經濟進行評價時,很多人仍缺乏理性思考。改革時期人們相信了戈爾巴喬夫和雅科夫列夫,在意識中留下深刻的烙印:蘇聯是由於70-80年代深刻的經濟危機才垮台的。20多年來本可以駁斥這些論斷,但是卻無人發聲。批判性分析的傳統和習慣已經喪失,這對於發展才是最大的威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