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0日,青春演员郝蕾在北京举办首支单曲《再回首》发布会。发布会上郝蕾现场演唱了蓝调版的《再回首》更表示在将来的专辑中,会尝试整张专辑都走蓝调的风格,郝蕾自身也非常喜欢听蓝调风格的歌曲。其制作人杨嘉凇给郝蕾的肯定更是让郝蕾信心倍增,发布会上黄奕、陈坤的祝福也让郝蕾回首当日一度落泪。 中新社发 一可 摄

去年签约橙天,今年即解约宣布自立门户,关于台湾首富郭台铭为其“赎身”的传闻上月又甚嚣尘上。出道十余年来一贯低调的郝蕾,也因此高调地走入公众的视线———这次她的身份是“郝总”。

郝蕾与郭富城联袂主演的电影《白银帝国》即将公映,去年推出的个人首张EP《再回首》也大获好评,拓宽了她的演艺路线。不过,郝蕾更大的野心是自己当老板。近日,她接受了本报独家专访,首谈开办公司的各项事宜。

为什么突然想自立门户?她笑说,不是突然,已经计划了三年。说到这,还念了一句电影台词:“有一种鸟是永远关不住的,因为它的羽毛太绚丽了”,这是她特别喜欢的电影《刺激1995》里的一句话。“可能我的人生,也是这样”,郝蕾有几分轻描淡写地说:“有很多东西可能都是不被大家理解的,但是没关系,只要我自己明白我在做什么就好了。”

南都:去年你高调签约橙天娱乐,大家都很看好你,为什么这么短时间就决定自己组公司?

郝蕾:很多人都说我是和橙天闹翻了才组公司。其实我从签约到离开,都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去橙天前,王京花找到我,我觉得她是一个非常好的经纪人,最吸引我的是她对电影有热情,这是我第一次碰到这样的经纪人。我是演员里比较特殊的一个类型,因为我讲求思想上的东西要比物质上的东西多很多,可能你给我一大堆物质,我依然瞧不起你;也可能你仅仅是几句话打动了我,我就觉得你太好了。所以我完全是冲她而不是橙天娱乐这样一个公司去的,公司有多大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郝蕾:我觉得他们已经很努力了。只是我要做的不仅仅是一个全职演员,而是做一个电影制片人或导演。这样的话,如果我继续呆在那里,可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比如说人家很努力地为我准备了一个东西,可我因为想做自己的事,很可能就不能配合。这样对大家都有影响。所以,我跟花姐说要自己出来做。她也真的是非常宽容的一个人,支持我这么做。

郝蕾:这也太可笑了!王京花是个非常仁义人,所以我离开时一分钱的解约金也没有交。写这些传闻的人,把人家当成什么?!好像我弄了一个卖身契一样。太夸张了!

郝:身边的人最开始是有点担心的。我就跟他们说我的精力非常充沛,上天既然赋予我这么好的艺术的感觉和做事的激情,有那么多脑细胞不用不就浪费了吗?(笑)我从小就是个想好了就会去做的人,谁都不能阻止我的脚步的。

面对“自立门户”引发出来台湾老板郭台铭为其赎身的绯闻,郝蕾斥其为“太恶劣,太低级”的操纵。她调侃道:“如果郭老板真的看中我们这个小公司,想投资了,我还真要感谢他呢!”

郝蕾:首先是阅历吧,年轻时人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一会想要这个,一会想要那个,但后来慢慢总结,发现原来我心里面真真正正想要的东西其实不多。在这段时间内,我愈发了解自己,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去完成这个理想。同时也找到了跟我有共同意向的工作伙伴,就觉得这个事情我该做了。

郝蕾:需要的资金其实并不像大家想象中的那么多。先期投入这方面,请编剧写剧本不需要特别多的钱,大家以为动辄几百万,绝对不是这样的。还有很多朋友都说不要钱来帮忙。我们打算把第一个剧本弄好以后,再去找投资。

郝蕾:这个传闻,不管是谁在幕后操纵,我觉得实在是非常恶劣,太低级了!因为我跟郭老板从来没有见过面,又何谈这些东西呢?这个事情是大家都可以证明的。我觉得真是无稽之谈!这个公司不像大家想象中的一定要花很多钱,我们又不拍《赤壁》,我们就是想做一点自己的小事情。真的不用那么兴师动众。

南都:郭台铭是《白银帝国》的投资商,去片场探过班,你也去台湾担任过金马奖颁奖嘉宾,为什么会没见过面呢?

郝蕾:郭老板的确去山西探班,但我当时刚好有事回北京,没见上面。去台湾时,因为行程原因,也没见上面。

郝蕾:现在我们公司的人都在互相开玩笑,说如果郭老板真给我们投钱了,那这真的是天上掉馅饼。如果我真的跟他见面了,会聊一聊。(笑)如果他真的看中我们这个小公司,我们几个年轻人只是凭着一份理想在做这个东西,那我还觉得真的要感谢他呢!所以很多东西我觉得清者自清吧!

郝蕾:我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八卦消息的关注度会变得这么高,因为我是从来不想这些事情的人。我没空想这些东西,我想我的剧本想我的创业还想不过来呢!

在戏里,郝蕾一直是那个有点疯狂,有点任性,又有点偏执的女人。在戏外,关于她“脾气不好”,“不好合作”之类的绯闻不断见诸报端,以至于很多人以为,郝蕾在戏里的那些角色,或许演的就是她自己。

郝蕾:其实我在生活中是典型的男孩子性格。朋友非常多,同性的朋友都觉得我是一个保护伞,觉得有什么事我能帮她们扛着,男性朋友就觉得我是一个男孩,像对待男孩一样去对待我,是从小就这样。我的朋友圈从很早就给我起了一个外号,叫“郝总”。

郝蕾: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有什么说什么,我喜欢自己的方式,因为这种方式我也交到很多朋友。

有时我会上网看一些留言,可能大家还不是真的了解我吧。老有那种报道出来,说什么郝蕾脾气不好啊,怎么怎么样啊。这个东西我实在懒得理了。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这都什么呀!失实报道!后来就无所谓了。我觉得有朋友理解我,家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行了。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我都无所谓。

郝蕾:我觉得,当一个人活得精彩的时候,才会影响到周围的人。如果影迷出于一个好的出发点,希望我变成特别大红大紫的人,我也很感谢他们。但对我个人而言,从来不会为了任何一个人而活着,甚至是父母。我要的东西可能跟影迷的期望是有出入,我要的是我的作品在多年之后还有能拿出来回味,我要的不是一个烟花,爆炸的时候非常绚烂,但一瞬间就没了。但路程毕竟是遥远而又艰难的。所以不要着急,如果能通过你向他们表达的话,我也希望我的影迷都不要那么着急。

我的事业虽然发展得比较缓慢,可能像蜗牛一样,但每一步都是扎实的,而且从来没有退步过。

郝蕾:我现在不太想说感情问题,不想把我的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如果我想说这些问题,会及时告诉你。我也是通过你告诉大家,我现在非常幸福,也特别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